阿基耐和杭盖
6 min read

阿基耐和杭盖

阿基耐乐队

上周五,与Jim同学和Josh同学约好一起去鼓楼的疆进酒欣赏阿基耐乐队的现场演出,这是我第一次听阿基耐的音乐。

阿基耐是一支什么样的乐队?他们的豆瓣主页上写得非常好,以至于我都没有办法添油加醋了:

那达慕是蒙古人特有的传统活动,包括摔跤、射箭、赛马等。跑的最快、最有耐力、赢得最终胜利的蒙古马被称为‘阿基耐’。因此很多赛马比赛都直接叫做‘阿基耐’比赛。蒙古马是世界上最具耐力的马种,是成吉思汗远征时最重要的力量。

八百多年前,从蒙古草原上崛起的成吉思汗铁骑最终创建了大蒙古帝国。蒙古人在漫无边际的大草原上,在一次次地战场上,游牧民族永无止境地游牧、迁徙、以及经历着史无前例地巨大的冒险。蒙古包只是一个承载生活必需品的储物场所,蒙古人真正享受着自由的意义,是依靠着音乐将传统与现在联系在一起。

阿基耐乐队是一只年轻的乐队,成员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三岁。这些来自现代草原的年轻人依旧秉承着蒙古精神却又充满反叛的力量。他们古老,是因为蒙古文化和精神已经深深地刻印在他们身上。蒙古的大草原和文化正经历着最悲情的时刻,在不可避免的现代工业化进程当中,蒙古文化逐渐被遗忘。阿基耐的音乐坚持原生态创作,对于蒙古的历史、文明和音乐的传承有着异乎寻常的执着。

阿基耐的成员有着蒙古民族鲜明的豪爽和奔放的气质,激烈地情感一如奔腾的骏马,同时他们又是沉静含蓄的,在低吟浅唱当中默默倾诉着来自草原灵魂深处的生命律动。

蒙古人最美的歌都离不开马,离不开马背上所遇到的一切奇妙的事情。马头琴,蒙古音乐中标志性的乐器,它深沉的韵律,缓缓地诉说着蒙古悠久历史的呼唤。蒙古人坚信:只要有一个蒙古人存在,马头琴的声音就不会消失。

呼麦,蒙古独有的音乐方式,低音部低沉、宏大、神秘、威严,高音部极具穿透力,在变幻莫测声部转换中表达出蒙古民族的豪迈胸襟和万缕柔情。

长调,广泛流传于蒙古草原的一种歌唱方式,旋律悠长舒缓,吟唱着茫茫草原上的故事,只有充满爱与思乡的曲调才能温暖心灵。

阿基耐乐队从大自然当中秉承着蒙古精神,由此激发出新鲜的音乐创作,体会着快乐,他们如同古战场上蒙古战马一样,在音乐的道路上不断地歌唱骏马、爱情和生生不息的大自然。

阿基耐乐队

疆进酒有点乡村酒肆的味道,很适合三五好友喝酒扯淡。而我却被阿基耐的音乐深深地迷住了,甚至连照片都没怎么拍。

尤其是当他们唱起我的家乡–鄂尔多斯的民歌《圆顶帽》时,我几乎感动地热泪盈眶。

胡格吉乐图

队长胡格吉乐图来自扎鲁特草原,以前是杭盖乐队的主要成员。小胡是一个眉眼间带着笑意的蒙古男儿,给人一种很容易亲近的感觉。我按照他的爱人敖登女士的建议,和他稍稍地聊了几句,果真是一个很平和的人呀(想不到我居然也变成追星族了)。

p329278147

担任萨满鼓演奏和民歌演唱的阿黑查来自锡林郭勒盟,他的嗓音非常棒,唱起歌来总是一副轻松自如的表情(Jim同学居然说是没睡醒的表情,嗯,Jim同学,萨满鼓也可以用来打人的)。

阿黑查和阿基耐的其他两位成员荪博日和潮洛蒙同时还是颠覆M乐队的成员,这是一支金属风格的乐队,就像杭盖乐队的前身T9乐队一样。金属和民歌,在我看来真是两个极端啊,我很好奇,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说起杭盖乐队,上次在微薄之盐看了他们的现场之后还不到一周时间,就又去愚公移山听了一场,同去的还有Blueheart同学和Jim同学,总算不是我一个人了。

杭盖乐队

话说这张照片是当时Jim同学用我的Carl Zeiss Jena Sonnar 135mm F3.5拍的;话说Jim同学的摄影技术进步很多;话说我拼这张照片拼地好痛苦;话说愚公移山的外国人好多;话说他们听着蒙古民歌也能那么疯狂地舞蹈;话说我还是喜欢微薄之盐和疆进酒这样能够静静听音乐的地方。

PENTAX K-m 135 mm F/0 1/125 sec ISO-800 2010-03-25 00:05:36

嗯,过去的这三个星期,每星期都能够现场感受蒙古音乐,还真是不错。

(注:本文没有水印的照片全部来自豆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