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西夏
7 min read

破碎的西夏

因为我总是忍不住给朋友们讲一些蒙古故事,所以Thunder常常会开玩笑地说我是蒙古人。或许在他们眼中,我是一个严重的蒙古迷吧。但我自己并不这样认为,作为一个中国人,我们的自豪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几千年的悠久历史。这历史的主体是伟大的汉民族,这历史的主旋律是成王败寇。鲜少有人关注其他民族的历史,更别提是已经消亡的其他民族的历史,而这些民族的历史,都能让我着迷。

之所以对这些民族的历史感兴趣,是因为身为一个身处蒙地的汉人,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民族之间的差异,也真切地感受到了民族之间的融合。汉民族拥有悠久的历史和光荣的传统,而汉民族之外的其他民族也同样有着金子般闪光的特质,甚至这些特质是我们汉民族所不曾具备、或许永远都不会具备的。

党项,就是这样一个被长期忽视的民族。

在被柏杨老师称为“大分裂时代”的南北朝时期,也就是被大汉族主义者深恶痛绝的所谓“五胡乱华”时期,鲜卑人拓跋氏在匈奴故地建立了北魏王朝。而后,一部分拓跋氏与同样是鲜卑人的一部分慕容氏深入到青藏高原,逐渐融入了羌民族,形成了羌民族的一个部落:党项部。

唐朝时期,羌人和后来崛起的吐蕃并没有做一个好邻居。唐太宗为了避免劳民伤财的争战,将文成公主远嫁给了吐蕃王子松赞干布。这是一桩极为高明的政治联姻,吐蕃被文成公主与唐朝文化所折服的同时,也和唐朝军队联手夹击了羌人,逼迫羌人离开了世代生长的青藏高原。羌人的移民分为两路,一路南下,定居到了今天的四川汶川一代,而另一路以拓跋氏为主体的党项人则北上,一路走到了今天的宁夏平原。

唐朝末年,黄巢起义,党项人的首领拓跋思恭镇压有功,赐姓李,封夏国公,并获得了包括夏州在内的五州之地,逐渐开始了“虽未称国,而王其土”的历史。

唐去宋来,中原大地早已易主,党项人却仍然生活在唐王朝册封的土地上。宋太祖赵匡胤登基不久便开始削藩镇的兵权,令夏国公入朝交还五州,夏国公的弟弟李继迁听闻此事后,便联络党项各部叛宋,潜入了鄂尔多斯高原。此后李继迁不断攻下周边各州,并逐渐重塑了党项羌这个民族。

等到夏国公这把交椅传承到李元昊时,他开始积极的策划脱离宋朝,首先放弃了唐朝的赐姓,接着正式称帝,建立了大夏国,而我们则习惯称其为西夏。

宋朝从建立到灭亡,边境的战火始终没有停止过。我在《浅话周世宗柴荣》中曾经说过,赵匡胤夺取了后周柴氏的天下后,并没有坚持柴荣先北后南的战略,延误了消灭契丹辽国的最佳时间,以至于辽国逐渐强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宋朝和辽国争战多年,接着辽国被女真人的金国所灭;接着宋朝又和金国开始了多年的争战;而后成吉思汗的蒙古帝国消灭了金国,宋朝又不得不面对所向披靡的蒙古铁骑。

和北方不断更替的几个庞大的民族政权相比,西夏行事较低调,宋朝疲于应付那几个彪悍的民族政权,根本无暇、也无能力去顾及西夏,西夏能够在硝烟弥漫的北方大地上延续了一百余年,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此。

蒙古人荡平了北方与西方之后,终于将矛头对准了东方和南方,西夏便首当其冲的成为第一个目标。成吉思汗借口西夏“西夏纳仇人”和“不遗质子”,以年迈之身率军亲征,第一次向这个邻居显示了强大的武力。已经和唐宋对峙了几百年、并且有着较高文明的西夏自然不会对蒙古这个后来崛起的、落后的民族轻易低头,双方大战数次,竟然连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都葬身在征途中。成吉思汗的死激起了蒙古人对西夏的无边的仇恨,蒙古大军按照他的遗言,荡平西夏,屠城三日……

西夏亡。

这些文字,是读罢《王族的背影》一书之后的一个总结。《王族的背影》是一本专门研究党项人逃亡史的书。作者唐荣尧先生显然是对西夏痴迷到了极深的程度,否则他也不可能单靠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在诺大的中国四处奔走,只为求得西夏后裔的一点蛛丝马迹。因为他相信,西夏虽然灭亡了,但西夏人,或者说党项人沒有灭亡。是的,他们至今仍然生活在这个国度,只是隐姓埋名不单单让他们躲过了蒙古人疯狂的杀戮,也让他们永远地失去了记忆。

唐先生在书中对西夏后裔的逃难路线和方式进行了大胆的推测,让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个古老的民族至今仍然没有消亡。他们是至今仍然生活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鄂托克旗的唐古特人,他们是至今仍然生活在四川甘孜州康定的木雅人,他们是至今仍然生活在中国和尼泊尔边境的夏尔巴人,他们甚至还有可能生活在现在的陕西、河南、安徽以及云南,混迹于汉民族之中,或许已经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先祖和民族。

本书还让我对一个名为“钓鱼城”的小城产生了兴趣。这是一个位于中国西南的小城,但他却长久地阻挡了蒙古大军南下的步伐,借用唐先生的描述,它改变了世界的格局。蒙哥可汗亲率十万联军,非但没有攻下钓鱼城,还被射死在城下。这一支利箭使得远征欧洲的蒙古大军纷纷撤退,蒙古人开始了长达3年的汗位争夺。忽必烈继位之后,钓鱼城仍然完好无损。一直到蒙古人进攻钓鱼城的第37个年头,蒙古人才用秋毫不犯的承诺换取了钓鱼城缓缓打开的城门。钓鱼城,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我一定要去这个地方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