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背上的男孩
5 min read

马背上的男孩

某天下班后去宜家,走到“望京图书大厦”,就顺便进去逛了一下,虽然名字叫“大厦”,但其实只占有地下一层的一小部分而已。我信步闲逛,没有找到需要的杂志《看历史》,却意外地看到了这本书——《马背上的男孩》

马背上的男孩第一眼看到这本书,就被它的名字和封面照片深深地吸引了,我不假思索就把它买了下来。这其实是一件连我自己都感到诧异的事情,要知道在买书这件事情上,我有着非常古怪的原则,我宁愿在网上下单,度过若干个心急火燎的白天,哪怕等来的一本被磨损了的书,也不想在望京图书大厦这么简陋并且没有氛围的书店里买书。

但我却忍不住想赶紧把它买下来,一刻也不能等。凭直觉,我相信这会是一本非常精彩的书。事实上,它确实没有让我失望。

《马背上的男孩》所讲述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所有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健康快乐,而路伯特却拥有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若菀。若菀几乎拥有自闭症小孩的所有症状,他不会做手势,不会与人分享爱和喜悦,经常重复某些特定的动作和两个单词的句子,说话含混不清并且发音奇怪,对别人叫自己的名字毫无反应,甚至连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若菀随时随地都可能歇斯底里地爆发,这让他的父母受尽了煎熬。然而与邻居家一匹马的邂逅改变了一切,在马背上,若菀第一次说出了完整的话语,父亲路伯特惊喜不已。

路伯特在过去的几年中一直在与非洲的狩猎部落——布须曼人一起相处,并帮助他们向联合国递交反迫害的请愿书,因而对布须曼人的“出神治疗”有所了解,再加上曾经见过的一些自然疗法,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始在路伯特的心中酝酿……

既然若菀在接近马的时候能变得正常,那就到所有马的故乡去,何况那里还有能量强大的萨满,出发!去蒙古!

在蒙古广袤的草原和森林中,若菀和他的父母开始了一段爱的冒险旅程,奇迹真的发生了,若菀的爆发频率越来越短,他会与人交流了,他甚至拥有了朋友!

这本书带给我许多感触,它让我再次体会到父爱的光芒,这光芒并不耀眼,却照亮了所有角落;它让我想起了呼伦贝尔广袤的大草原,以及草原上弯弯的小河,宁静透彻的湖面,马背上英姿飒爽的蒙古汉子和洁白的蒙古包前和善的蒙古女人。

当然,还有我从未亲眼见过的神秘的萨满。我一直自诩为“无神论者”,自然也就不相信什么“信仰治疗”之说,但像萨满这样的信仰治疗师确实存在着,我们尽管怀疑,却无法解释。

在本书中,若菀一行的最终目的地是蒙古最北部的森林,在那里生活的驯鹿人当中有一位全蒙古能量最强的萨满。在为若菀进行了治疗之后,这位萨满告诉路伯特,那些让你发疯的问题,从现在起就会消失不见,他的话灵验了,第二天,路伯特就为儿子学会了蹲着大便而激动地咆哮了起来。

在迟子建的《额尔古纳河右岸》中,也有许多关于萨满的故事,他们舞蹈,他们预言,他们用生命去交换生命……

说一些题外话,《马背上的男孩》中能量最强的萨满时驯鹿人,书中称他们为杜克哈人,不过按照地理位置来看,应该是查坦人。而《额尔古纳河右岸》中的萨满是鄂温克人,鄂温克族是中国唯一的驯鹿民族。他们有着同样的着驯鹿习俗和萨满文化,而他们当前处境也同样的令人堪忧。

结束了这一旅程之后,路伯特回美国创办了新足迹农场和The Horse Boy Foundation,通过骑马来治疗更多的自闭症儿童。

与路伯特一同踏上蒙古草原的还有一个小型的拍摄团队,于是就有了这一部纪录片《The Horse Boy》(国内译名《深山远处》),下面是它的预告片:

耳边传来了阿基纳乐队的《蒙古马》,脑海里依然是《马背上的男孩》里的种种,我一边呷着啤酒,一边写完了以上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