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知科学谈学习
6 min read

认知科学谈学习

认知科学谈学习

最近一年,经常思考怎样才能更加有的放矢地帮助孩子学习。

孩子在学习过程中免不了遇到困难和挫折,父母应当如何帮忙?如果只顾着解决具体问题,可能会发现问题层出不穷,心情越来越焦躁,指导也越来越空洞。我始终认为父母应当更多地关注造成问题的根本原因,解决了底层问题,表层问题才会越来越少。

说起来容易,怎么做呢?我在《为什么学生不喜欢上学?》这本书中找到了一些思路。这是一本教育心理学入门书籍,作者从认知科学的角度解释了学生的学习和思考过程,也让我对学习过程中的各种现象有了新的认识。

思考是怎样进行的?


学习是一个不断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我们通过思考来分析和解决问题,想要分析孩子在学习中遇到的困难,就要先理解思考过程。

认知科学认为,思考涉及三个部分:周边环境中的信息、长期记忆中的知识、新的方法,用新的方法把前两者组合在一起的过程就是思考。

大脑为思考准备了专门的空间,也就是工作记忆,但可惜的是这个空间的容量比长期记忆小很多,而且没有办法扩容。我们往工作记忆中塞的步骤或者碎片信息若是太多,超出了工作记忆的极限,思考效率就会降低。

除了工作记忆的容量之外,长期记忆中信息的数量和质量对思考的影响也很大,借用书中的一句话来说:“思考能力需要全面的事实性知识来支撑”。

当孩子在学习中遇到困难时,父母要留意分析造成困难的原因。如果是工作记忆过载,可以指导孩子把步骤或碎片信息写下来,为工作记忆减负。不过低学龄段的孩子通常不会遇到过于复杂的问题,更普遍的原因是缺乏必要的事实性知识。

事实性知识要先于技能

事实性知识是这样帮助我们思考的:它提供丰富的词汇,拼接分散的片段,填补逻辑中的空白,解释模棱两可的句子。长期记忆中拥有了合适的事实性知识之后,我们就更容易理解新的问题。

不同类型的事实性知识进入长期记忆的方式是也是不同的。诸如字母、符号这类没有实际意义的知识,记忆过程通常是机械式的,可以利用缩写、联想、韵律等等手段来辅助记忆。

当我们把这些知识关联起来去解释另外一个概念时,意义就产生了。对于有意义的内容,记忆系统是这样估量的:如果我们仔细思考过一件事情,将来就很有可能会去回想它,那么最好把它存储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也就是说,思考什么,就会记住什么,用书中的话来说:“记忆是思考的残留物”。

无论是在教学过程中,还是在日常沟通中,成人很容易忽略孩子缺乏背景知识这个事实,孩子接收到的信息越不充分,思考的难度就越大,也就越不容易理解新的概念。父母除了鼓励和培养孩子的求问精神之外,也要注意分析孩子遇到的困难是不是因为缺失了事实性知识,以及缺失的是哪些知识。然后再去判断是因为记忆方法不当,还是因为没有理解意义。

有意义的知识其实是某类问题的答案,而光有答案没什么意思,只有知道了问题是什么,答案才会变得比较有意思。所以在帮助孩子学习时,与其纠结于怎样才能记住答案,不如去想办法把问题描述清楚。

练习才能熟练掌握

事实性知识可以帮助我们建立概念,而概念又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新的概念,这就是知识迁移。

知识迁移的方法有很多,最受欢迎的恐怕就是例子。好的例子能把抽象的事物变得具体,帮助我们从长期记忆中提取出正确的概念使用。

除了例子之外,大量的练习也能帮助提升知识迁移能力。重复练习某一类型的题目,会让问题的深层结构浮出水面。拥有某个学科的深层知识,表示我们既了解细节,又看得到全景,就可以试着用不同的方式来谈论它,或者把它应用到其他地方。

练习的好处还不止于知识迁移。我们都知道很多领域都强调基本功,比如篮球的运球、声乐的吊嗓子、吉他的爬格子、美术的线条控制等等,正是这些一遍又一遍重复的事情为更高级的工作奠定了基础。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思考,我们在思考时,也会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某些基本步骤(比如常见的数学计算),它们一开始会占用很多工作记忆,经过反复练习之后,这些步骤占用的工作记忆就会被压缩,逐渐变得自动化。工作记忆的容量是有限的,想要为高层次的思考过程留出足够的空间,低层次的过程就必须做到不假思索。

进行大量的练习是很重要的,但并不是说就要采用题海战术,父母还是应该先分析孩子所遇到的困难,找到深层原因:如果是基础不牢,就要针对性地安排强化练习;如果是理解不深,则要通过多题型、多角度、多方位的的练习来明晰概念。此外,练习也要注意节奏,相比速成式的集中练习,参考遗忘曲线进行分散练习效果会更好。


学习是一个不断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家庭教育也一样。认知科学也许不能帮助父母解决任何具体问题,但它却能指明方向。本文只撷取了《为什么学生不喜欢上学?》的部分内容,推荐大家阅读全书。